示例图片二

黑木华和高桥一生这部高分日剧,戳中了缺爱的现代人

2019-08-20 07:00:09 大盛游戏-官网 已读

 

缺少自我边界的邻居昆哥

女主经常被同事们拜托额外的工作,但同时又被她们排斥在小群体外。辞职后鼓起勇气交了新朋友,哪知约好喝茶却向她推销手链。男朋友慎二更不用说了,在同事面前说是和她性事和谐才在一起,在凪晕倒住院后不但不露面,问候也没有一个。女主角怎么看都像是个倒霉的“包子”,四处受气。

昆哥的行为对自我边界很清晰的人来说很不舒服,会自动与他保持距离。但是凪与母亲长期保持病态共生,又极度匮乏爱,她需要与人零距离才能感到安全、舒服,昆哥的言行一下打动了她。

 

 

 

根据现在漫画的走向,男朋友和昆哥很有可能通过成长摆脱内心困境,甩掉“渣男标签”。女主角凪也会在不断的邂逅和与人交往中实现真正的“风平浪静”。在现在的社会里,贴渣男标签确实能出口气,但是先放下评判去理解行为背后的心理动力却能让彼此活在相互懂得的美好世界里。

凪无意中听到了男友在同事面前吹嘘。 

男朋友慎二拿现下的流行语来评判的话,是个地道的“渣男”。单独和凪在一起时说爱她,想和她结婚,然而在公司里假装不认识她,朋友聚会上只说她是同事,不承认是女朋友。最可气的是,慎二把她的新住处、新生活目标全部贬得一无是处。凪的邻居昆哥从前两集看来好像带来了一丝暖意,可是我们翻到漫画一看(日本制作的漫改剧一般都比较忠实于原著),原来昆哥风流成性,凪只是他的“猎物”之一,这一点在第二集里由昆哥在俱乐部的女性朋友已经点出来了。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陆爱英

邻居昆哥初识女主就上演了“摸头杀”。

 

如果我们放下“渣”的评判来看昆哥,他是个热爱生活的人,长于欣赏别人的好(凪的苦瓜红瓤、天然卷发),懂得如何生活(500日元在草地上来个小烧烤),体贴入微(凪说不喜欢烧烤,他猜到是由于有不好的烧烤体验)。他需要不断与人建立亲密关系,驱动力应该也是幼年时爱的极度匮乏。

昆哥的朋友们知道他的本质。

男朋友慎二的假和谐家庭

父亲常年不在家,哥哥离家出走,这些是慎二摆在明处的被遗弃状态;母亲经常心不在焉,忽略慎二的存在和成长,是暗处的遗弃。男孩子始终要向父亲认同,父亲在外有秘密恋情,慎二复刻了,明明和凪的恋情可以公开,他也人为造成了秘密恋情。遗弃创伤直接影响之一是让人自觉无价值,形成低自尊。低自尊的人内心深处认为自己不值得爱,谁爱他谁就和他一样没有价值,他就瞧不起谁。旁人看到他行为很别扭,一边很爱凪,IT新闻想保护她一辈子,一边又人前人后糟践她。他自己也很苦恼,第二集最后想改变,临到头了还是一副讨打样。

凪和昆哥的关系何尝不是两个人共谋?昆哥在俱乐部的女性朋友对他的评价很到位:这个人不懂得和人保持距离。初次相识,凪邀请昆哥吃苦瓜红瓤,昆哥撩头发的动作就和正常的社交关系发展速度不同,明显越界。晚上很刻意地给了她拥抱,之后一连串表面上小温馨实则缺少距离的行为后,昆哥在草地上当众吻了她。

直发的女主角和自然卷的女主角。

 

面对凪很刻薄的背后,是慎二的苦恼。

 

同样,漫画里交代了凪的父亲很早离开,有遗弃感的孩子往往会认为被遗弃是由于自己做错了事,想通过事事完美来避免、挽回被遗弃的事实。她和母亲一起生活时要不断通过讨好母亲来维持母女关系,没有能够形成稳固的自我核心,所以她想选择新生活时发现不知道想做什么。小时候把他人需要放在第一位去讨好却没有挽回被遗弃的事实,长大了继续进行老剧本,讨好女同事和男朋友,也继续被抛弃。

 

 

昆哥当众吻了凪。

女主凪(zhi,三声)的名字是日语风平浪静的意思,把止字放入风字中,风止则平静。然而片中女主角大岛凪与男主角慎二、邻居昆哥的内在世界、亲密关系正好相反,差不多天天处于风动心也动的状态。

改编自同名漫画的新播日剧《凪的新生活》因其细腻的生活刻画和治愈的故事,目前在互联网上广受欢迎,豆瓣评分高达9.4。女主角黑木华和他男朋友的扮演者高桥一生自不必说,代表作丰富,加上增色的配角,都让这部日剧成了今年夏天的精品之作。目前网友们讨论的焦点在于女主角和其身边的两个男人,大家认为两个男人都是渣男,作者所要表达的真的是这样吗?

 

 

除了遗传和器质性病变外,脱离常轨的变态行为背后大多有创伤在说话;自愿的亲密关系里,关系往往是两个人合谋共同建立。撕开倒霉女和渣男的标签,里面都是成长过程的创伤。

 

□翠红(专栏作家)

 

播到第二集,慎二展现出喜欢凪又伤害她的矛盾两面,这个人的感受是分裂的,言行也是分裂的。漫画里交代了慎二的家庭背景:父亲在外面有四个情人,母亲靠整容维持单纯美丽的家庭主妇形象,哥哥慎一很早离家出走。有外界眼光注视时,一家人立刻装出幸福和谐的样子,秀给别人看。慎二带凪回家见父母,家里吃华丽大餐,没外人时母亲就让慎二吃外卖剩饭菜。凪也感觉到了,慎二和父母客气得像外人。